• 爱护民生:什么基金都不能买,即使获利,也不会给分多少红利,只是意思意思。 2019-05-22
  • 北京中医医院心血管科副主任医师褚福永谈糖尿病健康防治知识 2019-05-22
  • 坚持用马克思主义观察时代解读时代引领时代 2019-05-20
  • “中国网事·感动2018”一季度网络人物群像扫描:平民中的英雄 2019-05-09
  • 毕业论文查重服务背后暗藏风险 知识产权保护意识需提高 2019-05-07
  • 异类非人思维。如一尼安德特人从2万年前发出的声音。 2019-05-07
  • 俄罗斯世界杯F组:球迷风采 2019-05-05
  • 全国首套房贷款利率连续17个月上升 2019-05-05
  • 湖北“儿子娃娃”的医疗援疆路 2019-05-03
  • 银保监会:4家险企偿付能力不达标 2019-04-28
  • 设计众议院:神奇的MQB让全新一代宝来重生 2019-04-28
  • 愚蠢手球险葬送法国首胜 巴萨铁卫遭恶搞成皮克门徒 2019-04-24
  • MH17航班每名遇难者家属至少获赔12万美元 2019-04-24
  • 哪些外航还没改标“中国台湾”?美媒盘点 2019-04-24
  • 其实我们在各项领域上都受制于国外,这些年引进技术,竞争失败的都是我们自己的企业。外资投资免税期优惠期一过,就撤资,由于监管不到位,很多企业被外资掏空。 2019-04-24
  • 海南每天4十1彩票 > 都市小说 > 医流武神 > 第26章 就问你,道歉不?
        大厅里,寂静无声!

        所有人皆是呆呆地看着那被叶轩轻易斩断一条手臂,被一脚踹飞砸进墙壁里昏死过去的鬼蝎,心中皆是冒出一股寒意来。

        这手段实在是太过凶戾和残暴了。

        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那鬼蝎就被废了,一条手臂被斩落,胸骨大量断裂骨折彻底惨败了,连反抗一下都没能够办到。

        “那……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竟然能够轻而易举地将鬼蝎的手臂切割下来。若是跟我一战时他动用这般手段,恐怕我早就已经死了……”

        青狼一脸惊骇地看着叶轩那徐徐缩回到袖子里不见的军刀,想到那在灯光下一闪而逝的银色丝线,他的心中掀起了惊涛与骇浪来,嘴里传出恐惧的话语,心底可谓是一阵后怕。

        “该死的,这个家伙分明就是一个废物为什么会突然间变得这么强?”

        哪怕是狼少的脸庞上也布满了震撼与惊骇,神色逐渐地变得冰冷与凝重起来,再也不敢对叶轩有丝毫的小觑之心。

        毕竟鬼蝎可是知名度极高的白银级杀手,实力非同一般,叶轩却能够瞬间废掉他一条手臂将他彻底击败,实力不可小觑,绝非一般,哪怕是这其中有着他那神秘莫测的暗器的缘故。

        这一刻,叶轩在狼少心中的危险程度可谓是在直线上升。

        只是,他心中很是不明白,这个家伙以前分明就是个一无是处,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出了车祸成为了植物人理应更加废物才对。

        为何如今他却像是脱胎换骨,换了一个人一样,变得这般强大。

        “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

        叶轩走到那奄奄一息的鬼蝎跟前一巴掌将他给抽醒,嘴里传出森冷的话语。

        “是……是钱……钱剑辰!”

        鬼蝎睁开眼看着叶轩那近在咫尺的脸庞上,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惊恐,嘴里传出沙哑干涩的话语。

        他是真的怕了叶轩,这个家伙真的是太强悍了!

        “钱剑辰么?这笔账我记下了!”

        叶轩眼中寒光一闪,抓着鬼蝎的手掌猛地发力,强大的力量爆发,直接将他给扔飞出去,砸在远处不知死活。

        “狼少,该你了!”

        轻易地将鬼蝎废掉,叶轩的脸庞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徐徐抬起头来将目光落在狼少的身上,嘴里传出冰冷至极的话语来。

        如果不是因为苏小萌在这里,叶轩不想让她见识太过血腥的场面而留下心理阴影,刚才他割下的就不是那鬼蝎的手臂而是他的脑袋了。

        “呼……”

        听得叶轩的话语,狼少拳头捏得咔咔作响,深吸一口气,将浓郁的浊气从嘴里徐徐吐出,平复下他的心情,随即调笑着开口道。

        “叶少,咱们以前虽然没有什么交集,但是也算是老相识了,况且来日方才!若是你真看上了这个女人,我将她让给你玩就行了!你看要不今天这事儿就算了?”

        这个家伙倒是能屈能伸,见到情况不对,竟然在此刻低头想要和解起来。

        听闻狼少的话语,恶狼会的诸多成员皆是微微一愣一脸错愕,显然没有想到他们心高气傲的狼少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主动低头!

        这是他们压根儿就没有想到的。

        叶轩双眼微眯,看向狼少的目光之中危险之芒闪动,这个家伙比他想象中的要难缠得多。

        能够在这个时候主动低头,能屈能伸的人绝非一般,都是城府极深之辈。

        “难得狼少开口,这事儿要算了也不是不可以!很简单,只需要你跪在我和我朋友的面前给我们真诚地道歉就行,我想道个歉而已这对于狼少来说这并算不得什么难事儿吧?”

        叶轩打了一个哈欠,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风轻云淡地说道。

        “叶轩,你不要欺人太甚!若是放在以前有着叶家这个保.护伞我还敬你三分,现在你在我眼中却是连一条狗都不如……”

        狼少眼中杀意涌动,若不是忌惮叶轩的实力和手段他早就动手了。

        毕竟现在他扪心自问若是对上叶轩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而他向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呵呵,你说我连条狗都不如,可是刚刚你却低头找我言和,那你又算是什么?”

        叶轩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弧度,调笑着开口。

        “废话少说,要么跪下道歉,要么动手!”

        狼少正欲开口,叶轩目光一闪,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嘴里传出冰冷的话语。

        “道歉?呵呵……我看你真是想找死!”

        “既然如此,那么本少就成全你吧!虎狼突刺!”

        狼少眼中杀意涌动,脚掌猛地发力,可怕的劲气在其脚底爆发,推动着他的身体以超快的速度从楼梯口飞跃而下,如同一头饿狼般向着叶轩冲去,在半空中留下一道青色的残影。

        这个家伙的身手和速度的确是可怕。

        仅仅是一个瞬间他便是来到了叶轩的跟前,双手探出,锋利的虎爪浮现,携带着凌厉的杀意直取叶轩的心脏,当真是凶狠至极,要置叶轩于死地。

        “好快的速度……”

        见状,叶轩面色微变,瞳孔微微缩了一下,这狼少展现出来的速度的确是微微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不过,也仅仅只是预料罢了。

        在狼少那锋利的指虎抓来的瞬间,叶轩身体猛地一个后空翻躲过了他的攻击,双手撑地身体倒立,借着手掌的力量身体如同陀螺般猛地旋转起来,双腿更是借着旋转的力量好似大风车一般向着狼少抽去。

        动作迅捷,一气呵成,留下一系列的残影!

        这一招乃是叶轩动用的风神的招式-天璇腿!

        “该死!”

        一击落空,狼少脸色微变,正欲追击,然而迎接他的便是叶轩施展的天璇腿,鞭腿还未临近掀起的腿风却是呼啸而来,让得他嘴里发出一声怒骂。

        “砰!”

        他想要躲闪根本就来不及,只能够双臂交叉,挡在跟前,与叶轩那踢来的鞭腿相撞在一起。

        “噗嗤……”

        双臂将叶轩的鞭腿挡住,狼少正欲展开反击,叶轩另外一条鞭腿却是闪电般地踢在了他的小腹上。

        沉闷的碰撞声响起,可怕的力量纵横爆发蛮横地冲入到狼少的身体中对他的五脏展开了强力的破坏,令得他嘴里喷洒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绚丽的弧线,重重地砸在远处的桌子上,将桌子都给杂碎成为粉末……

        “咳咳……噗嗤……”

        狼少方才刚刚挣扎着站起身来,只觉得胸口一痛,嘴里喷洒出大量乌黑的鲜血……

        下一瞬间,似是感受到了什么,他面色大变,抬起头来,一柄锋利的军刀在他的瞳孔中逐渐地放大,向着他的眉心刺来。

        重伤的他想要躲闪,可是根本就来不及。

        叶轩刚才鞭腿所携带的强大力量可是震断了他的肋骨。

        这一刻狼少仿佛坠入了冰冷的冰窖中,浑身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在叶轩的面前,这个家伙仍然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跪下道歉,还是死?”

        最终在狼少那无比惊恐的目光注视之下,锋利的军刀在距离他眉心不到一尺的地方停了下来,叶轩那冰冷彻骨的声音亦是随之响起。

        看着近在咫尺的军刀,望着叶轩那冰冷无情的脸庞上,狼少的脸庞上充满着毫不掩饰的恐惧。

        不过这个家伙毕竟是见过不少大场面的人物,很快便是镇定了下来,冷冷开口:“要我给你区区一个杂碎道歉?简直是做梦!”

        “叶轩,你不敢杀我,我可是恶狼会的少主!你若是杀了我,你必死无疑!”

        这个家伙现在倒是还有几分骨气。

        “砰!”

        “咔嚓……”

        “啊……”

        然而,他的话语方才刚刚落下,叶轩的右腿却是猛地踢出落在了他的膝盖骨上。

        骨头碎裂的声音和狼少那凄厉无比的惨叫声随之响起,因为膝盖骨碎裂的缘故,他直接单膝跪在了叶轩的跟前。

        “道歉不?”

        叶轩面无表情,冷冷开口。

        “道你妈个头!”

        狼少的脸庞因为痛苦而不断地扭曲着,他目光怨毒地注视着叶轩,嘴里发出愤怒的咆哮来。

        “砰!”

        “咔嚓……”

        然而,他的咆哮声还未落音,叶轩的鞭腿却是再度踢出,落在了他另外一条腿的膝盖骨上。

        可怕的力量爆发,将他的膝盖骨给震得碎裂,让得狼少整个直接跪在了叶轩的跟前。

        “道歉不?”

        叶轩的脸庞上依旧是没有任何的表情,他仿佛就是来自于地狱的死神,是那般的冷酷无情,对于狼少的痛苦和惨状视若无睹。

        他如同高高在上的王,蔑视着所有的一切,无视着那些低等生灵。

        “我倒你大爷……叶轩,你个杂碎,你有种就杀了我!草泥马!”

        断腿之痛让得狼少整个人彻底失去了理智,他神色癫狂如同饥饿的狼,嘴里发出一声声凄厉怨毒的咆哮来,看向可怕至极……

        “咚!”

        “最后一次机会,道歉不?”

        叶轩眼中寒光一闪,右手探出,猛地抓起旁边吧台上摆放的红酒瓶,重重地砸在了狼少的脑袋上,嘴里传出的话语依旧是那般的冷酷,那般的无情。

        仿佛在他的眼中狼少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毫无价值的蝼蚁,他随时都能够将它给捏死。

        “咕……”

        叶轩这凶悍的一幕落入到周围人们的眼中令得他们头皮发麻,手足发凉,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艰难地吞咽着口水,无人敢上前营救。

        这样的猛人,他们可是第一次看见。

        这个家伙下起手来没有丝毫的留情,如此的血腥,如此的残暴……

        简直就是一个大魔王。

        “呜呜呜……”

        也许是叶轩这一瓶子下去让得狼少彻底从愤怒癫狂的状态中清醒了的缘故,他整个人竟然如同一个小孩儿般毫无形象地大哭起来,带着浓浓恳求的声音则是从他的嘴里传出。

        “我……我错了,叶……叶轩……不……轩……轩哥,求求您,放过我,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这一刻的狼少哪里还有之前那高贵的形象,如同一条低贱的狗跪在了叶轩的跟前。

        这辈子,他都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屈辱!

        “小萌,我们走吧,回家!”

        叶轩淡淡地扫了那不断求饶的狼少一眼,脸庞上没有丝毫的波澜,徐徐转过身,脸庞上的冰冷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令人安心的温柔笑容,对着苏小萌调笑着开口。

        “嗯!”

        看着那一脸温柔笑容让人感到心安的叶轩,苏小萌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浓浓迷茫和复杂来,如今的叶轩很难跟之前那恐怖的魔王联系起来……

        她乖巧地点了点头,在叶轩的带领下迈着步子向着酒吧外面行去。

        偌大酒吧,诸多成员,没有任何敢阻拦,反而主动让出一条道路放他们离开……

        “这个魔鬼……”

        看着叶轩那消失的背影,无数的恶狼会成员心底皆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快打电话叫救护车送狼少和鬼蝎大人去医院……”

        下一瞬间,焦急慌乱的声音响彻在酒吧之中。
  • 爱护民生:什么基金都不能买,即使获利,也不会给分多少红利,只是意思意思。 2019-05-22
  • 北京中医医院心血管科副主任医师褚福永谈糖尿病健康防治知识 2019-05-22
  • 坚持用马克思主义观察时代解读时代引领时代 2019-05-20
  • “中国网事·感动2018”一季度网络人物群像扫描:平民中的英雄 2019-05-09
  • 毕业论文查重服务背后暗藏风险 知识产权保护意识需提高 2019-05-07
  • 异类非人思维。如一尼安德特人从2万年前发出的声音。 2019-05-07
  • 俄罗斯世界杯F组:球迷风采 2019-05-05
  • 全国首套房贷款利率连续17个月上升 2019-05-05
  • 湖北“儿子娃娃”的医疗援疆路 2019-05-03
  • 银保监会:4家险企偿付能力不达标 2019-04-28
  • 设计众议院:神奇的MQB让全新一代宝来重生 2019-04-28
  • 愚蠢手球险葬送法国首胜 巴萨铁卫遭恶搞成皮克门徒 2019-04-24
  • MH17航班每名遇难者家属至少获赔12万美元 2019-04-24
  • 哪些外航还没改标“中国台湾”?美媒盘点 2019-04-24
  • 其实我们在各项领域上都受制于国外,这些年引进技术,竞争失败的都是我们自己的企业。外资投资免税期优惠期一过,就撤资,由于监管不到位,很多企业被外资掏空。 2019-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