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华网评:秉“真诚”之态 谋共同发展 2019-06-17
  • 的确,呆子七窍通了栁窍。[哈哈] 2019-06-17
  • “00后”考生和球迷搅热西安暑期出境游市场 2019-06-15
  • 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国家队员选拔要取消领导干预、杜绝暗箱操作 2019-06-15
  •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06-15
  • 沈杰:在北京打拼的“90后”台湾律师 2019-06-13
  • 但,其他生活垃圾分类不一定能做到 2019-06-11
  • 深交所:正完善异常交易行为监控标准 2019-06-05
  • 故宫文创产品在韩国展出 2019-06-05
  • 俄方:美方毁坏俄领事机构大门驱动装置进入搜查 2019-06-04
  • 【持续进行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朔州 专项斗争压倒性态势已形成 2019-06-04
  • 余文乐太太晒孕肚写真 夫妻携手出镜幸福感满满 2019-06-03
  • 本人几天前就吃了几个粽子了。 2019-06-03
  • “互联网+农村”亟待提速 网络入户遇两大难题 2019-05-31
  • 新时代 新担当 新作为 2019-05-27
  • 海南每天4十1彩票 > 都市小说 > 郡主难惹 > 490章 没猜中结尾
        文柔觉得自己的心都要从心口跳出来了,整个人都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她猜对了!这小太监果然是今日动手,他也正趁着此时的混乱刺驾!

        龙吟宫中,大家都在关注林云晓醒来这事,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寝宫的方向。除了自己,没人看到这小太监的动作。

        宁泽天背对着那小太监,全无防备。那小太监匕首滑到右手后,动作迅疾如风地举起匕首往前一刺。

        文柔猜对了开始,却高估了自己。她站在殿门处,宁泽天回身站在三级台阶处,而小太监在台阶下往上动手。文柔距离宁泽天,至少还隔着一丈远,她压根来不及跑过去。

        而且,看到铮亮的匕首在阳光下冒出寒光,过度紧张之下,她整个人颤抖着,腿脚好像都不是自己的,压根不知道怎么抬腿,她只能指着圣上后面,想要喊“救驾啊”,偏偏只能发出“啊”的一声叫。

        殿内殿外人人兴奋忙碌,人人都显得神色异常,都没人看出她有何不对。

        林晓这时刚好扑到了餐桌边,她落脚的地方,就在文柔和餐桌之间。

        她一看烧鸡果然完好无损,将被子往地上一扔,右手拎起桌上的烧鸡就送到嘴边咬了一口。一口还没吞下,听到身后文柔那声“啊”,她回头就看到那小太监冲宁泽天举起匕首。

        林晓往后一跳抬手就想把手里的烧鸡砸过去,伸到一半到底没松手,左手一抓,冲文柔露齿一笑“别怕”,然后就将人给扔了出去。

        文柔看林晓嘴里咬着肉冲自己露齿而笑,那样子,要多渗人就有多渗人,又是“啊”一声,“别吃我!”话音刚落,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众人只看到一个人形从寝殿飞出,直接将台阶下的小太监撞飞在地,“?!钡囊簧笆茁涞?。

        “有人刺驾!”

        “快,快来人!护驾??!”

        黄永忠几个一看匕首,惊叫着护在圣上身前。

        龙吟宫中的侍卫们连忙冲进来,守住殿门。

        林晓刚才那一扔,文柔横着将小太监撞飞,小太监往后飞出几步倒地昏迷,而文柔则落在台阶下。刚才飞出去时她已经晕了,没看到眼前的混乱。

        林晓将嘴里的鸡肉咽了下去,探头说了句“就一个刺客”,说完又咬了一口鸡肉。太好吃了,鸡皮香脆,鸡肉咸香,她终于把烧鸡救下了!

        宁泽天跑上台阶,后知后觉地转身看到那小太监,又嗖地转身走回殿中,一看外殿的情形,脸都绿了,伸手先把林晓给抱在怀里,弯腰将被子捡起来,将人整个蒙住,“郡主的衣裳呢?”

        内殿中的人,眼睁睁看着林郡主蹦出去,然后看她抓起烧鸡,再抓起文柔砸倒刺客,心里一阵后怕,若是郡主动作稍慢,那圣上不就要遇刺了吗?

        刘嬷嬷头一个反应过来,拿起床边的外袍跑到外殿,宁圣上将被子微微掀起,刘嬷嬷给林郡主将衣裳给套好,才松了口气,讪讪地对宁泽天说,“圣上,郡主……也是心急您的安危?!?br />
        “不是,我是为了……”林晓举起手中的烧鸡,不想骗宁泽天,可对上宁泽天的目光,愣住了,“你不是每顿都吃饭的吗,怎么瘦了这么多?”

        宁泽天深深看了林晓一眼,一把将她搂住。力气用得太大,硬是将林晓所有的话都挤没了。

        林晓手里还剩下半只烧鸡,不敢用力挣开宁圣上的怀抱,她只好托着烧鸡,空着的左手回抱了宁泽天一下,“别怕啊,没事了!我?;つ?!”

        宁泽天从激动中回神,听到林晓这安慰,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朕……朕怕什么!”说完再一看她那油乎乎的手,“这鸡都冷了吧?让他们重做一只……”

        他话没说完,就看林晓手里只剩一副鸡骨架了。

        林晓得意地将鸡骨架往食盒里一丢,“去,骨头给招财吃!”笨狗就该啃骨头嘛。

        众人……郡主吃的真干净,一根肉丝儿都没留。

        刘嬷嬷看林郡主这粗鲁相,吼了一声“郡主”,林晓立马从老虎变成家猫,坐到餐桌边,腰背挺直,看着桌上的粥,可怜兮兮地说:“嬷嬷,我要喝粥?!?br />
        刘嬷嬷狠狠瞪了她一眼,扭腰过去给她盛粥。

        殿外侍卫们将那小太监锁拿后,黄永忠禀告道,“圣上,刺客已经拿下,文小姐还晕着……”

        “将她先送到偏殿,让太医给她好生诊治,若无大碍的话,就送回文府吧?!蹦筇旆愿懒艘簧?,回头冲林晓训道,“你怎么能拿人呢?”万一把人丢自己身上怎么办?

        “圣上,当时情况紧急,郡主是心急了?!绷蹑宙指辖舭锟ぶ鹘馐?,“真是上天保佑,郡主一醒来就冲出来救驾,那时文小姐站在殿门口……”

        林晓本来想解释一下这个误会的,她只是站在餐桌边看到那刺客举刀,才会这么恰好救了驾。

        黄永忠刚好进殿,听完刘嬷嬷的话他激动地跪下恭贺,“天佑圣上,圣上洪福齐天,郡主才能恰好醒来救驾!”

        其他人也跟着跪下嚷着什么“洪福齐天”、“郡主时刻挂念圣上安?!敝嗟幕?。

        宁泽天展眉一笑,眼神醉人地看向林晓,眼神中诸多情意流露。一想到云晓醒来就救了自己,只觉得这真是上天注定云晓和自己是一体的。

        林晓张了张嘴,没说话。她是个实在人,可是不是傻子。

        她再煞风景,也觉得这个时候,要是她说自己冲出来是为了和招财抢烧鸡的,宁泽天可能拿自己没办法,刘嬷嬷估计会想掐死自己。就算她不掐死自己,接下来也会克扣自己伙食去便宜招财,所以,她什么都不说了,咕咚喝了口粥。

        算了,一切尽在不言中,她还是接着吃吧。

        龙吟宫的偏殿里,文柔在太医扎针之下悠悠醒转,一看自己躺在床上,外面正喊着“圣上洪?!?,激动地看向太医,“太医,圣上……圣上如何了?”

        “林郡主救驾,刺客已经俯首就擒?!?
  • 新华网评:秉“真诚”之态 谋共同发展 2019-06-17
  • 的确,呆子七窍通了栁窍。[哈哈] 2019-06-17
  • “00后”考生和球迷搅热西安暑期出境游市场 2019-06-15
  • 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国家队员选拔要取消领导干预、杜绝暗箱操作 2019-06-15
  •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06-15
  • 沈杰:在北京打拼的“90后”台湾律师 2019-06-13
  • 但,其他生活垃圾分类不一定能做到 2019-06-11
  • 深交所:正完善异常交易行为监控标准 2019-06-05
  • 故宫文创产品在韩国展出 2019-06-05
  • 俄方:美方毁坏俄领事机构大门驱动装置进入搜查 2019-06-04
  • 【持续进行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朔州 专项斗争压倒性态势已形成 2019-06-04
  • 余文乐太太晒孕肚写真 夫妻携手出镜幸福感满满 2019-06-03
  • 本人几天前就吃了几个粽子了。 2019-06-03
  • “互联网+农村”亟待提速 网络入户遇两大难题 2019-05-31
  • 新时代 新担当 新作为 2019-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