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每天4十1彩票 > 穿越小说 > 双枪皇帝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战神之威】

4个人打扑克牌玩什么: 第二百二十八章 【战神之威】

    一颗颗发出暗红光芒的铁球划过黑沉沉的夜空,曳出长长的淡红焰气,在夜空中分外醒目。

    铁球蓬地落入元军大营,有的正砸在草料马棚上,灼热的铁球引燃冲天大火;有的一路弹跳翻滚,在慌乱奔跑的元兵中碾压出一条血肉之路;有的正轰击在大营的刁斗上,高达五六丈、碗口粗的大木架起的刁斗也扛不住如此巨力撞击,轰然倒下,更将元军大营震得鸡飞狗跳。更多的铁球,则落到北门附近,将元军布置在此的五梢砲、七梢砲及床弩等重型远程武器砸得稀巴烂。更引起熊熊大火,将元军从琼管翻山越岭,辛辛苦苦运来的攻守利器付之一炬。

    此时元军大营处处火光,惊叫哀号响彻山谷,到处沸反盈天。而在元军大营北门外,一排排龙雀军将士明盔亮甲,刀枪寒光,后方龙吼大炮不停轰击,前方虎吼炮阵严阵以待。只要有元兵胆敢冲出,等待他们的,是比铁球碎尸还要恐怖的弹雨打击。

    赵猎等龙雀军将领已经穿过峡谷来到谷口,登上距火炮阵地不过数百步的一个小山头观战。

    赵猎披挂他那标志性的金盔金甲,领系赤色大麾,双枪在腰,背负长枪,瞳孔映着一颗颗呼啸而过的火球,脸上有着难掩的激动。切断元军前后军,围困八千元军精锐,轰杀张弘范,炮轰元军大营,彻底击溃、歼灭元军这股最强兵力——所有计划一步步完成,甚至有意外惊喜。现在,该是收官的时候了。

    江风烈、欧阳冠侯、张霸、苏景瞻、苏景禹、龙飞翼、陈秉煊、洪四娘等将领感受着炮击的震动,看着眼前场景,无不激动得浑身微微发抖。万万想不到啊,竟然有这么一天,他们居然能摁着元军,随意所欲地揍,自己却不损一兵一卒!

    火炮,真是可怕!难怪大帅说过那么一句话“火炮,就是战争之神?!?br />
    这一刻,诸将深刻感受到了,这尊“火神”的恐怖与强横。

    “元鞑子要突围了?!苯枳呕鹎蚧た盏挠痴?,有瞄准镜在手的赵猎先一步发现元军大营南门的动静。

    陈秉煊面有忧色:“不知无名峰那里的情况如何,能不能守住……”

    诸将皆然,龙雀军布置在无名峰的兵力实在太少,而他们要面对的却是南、北两个方向的元军进攻。如果说白天元军的攻击还算是正常状态下的攻击战的话,到了此刻,面临覆灭的元军已经是狗急跳墙,困兽之斗必定十分惨烈。再加上山那边的元军后军,也必定不顾一切疯狂攻击。前后都是疯狗,无名峰阻击战之艰难惨烈不难想象,如此单薄的兵力能坚持住吗?着实令人担忧。

    苏景禹忍不住道:“无名峰是此战胜负关键,不容有失,要不要增援兵力?”

    赵猎没吭声,在他身后的洪四娘苦笑道:“就算想增援,也得摆得下才行?!闭饫锸撬獒颊牡嘏?,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无名峰顶那么点弹丸之地,真的是人多没用。

    苏景禹好一阵无语:“难不成就这么任由……”

    话音未落,龙飞翼忽然指向山下:“尖哨骑来了,多半是无名峰情报?!?br />
    一个背插小旗的骑士飞驰而至山脚,经过炮阵时,战马被巨烈的震动轰鸣惊得人立而起,趵蹄不前。骑士不得已,只得跳下马,抱着头盔掩着耳朵,飞快跑上坡顶,将一份情报送到赵猎眼前。

    赵猎展开,就着火光细看,忽尔仰首而笑:“沈平波、呼延啸干得不错,守得很稳?!?br />
    诸将一一传看,脸上露出喜色,无不暗松一口气,只要无名峰守住了,眼前这块肥肉就稳稳吃到嘴里了。

    只有篾佬等八番蛮诸族老,心下暗惊不已,先前派出的那支小队有多少人他们都看在眼里,就这么点兵力,居然像根铁扦一样牢牢焊死在无名峰,生生将成千上万的大军撕开两片,隔山相望,呼喝相闻,却始终未能汇合一起。

    可怕的龙雀军!他们究竟凭什么做到的?

    就在这时,赵猎瞄准镜一低,目中寒芒闪掠,沉声道:“元鞑子要冲击我炮阵了,传令施扬,只管放手杀!”

    ……

    元军大营北门,也就是之前张玠准备率军出击的辕门,此时已满眼残破。所谓辕门已不存在,悬桥也碎裂成大大小小的碎木片,两边的木栅、寨墙、藏兵棚也全被摧毁,一片狼籍。而在这片狼籍之下,是横七竖八的元兵尸体,大量渗出的鲜血,将这片土地染成赤黑色。

    本应是一座兵营的防御重地,此时却成为一个死亡区域,没有任何一个元兵敢滞留于此。

    暗夜之下的某一刻,北门稍远的一处残存歪斜的木栅轰然而倒,烟尘氤氲中,大股元兵如同七月十四鬼门关开启后的妖魔鬼怪,蜂拥而出。被火光映出血色寒光的刀光箭影及灰冷色调的铁甲,带着令人窒息的压力,踩着令桥板震颤的轰隆脚步声,无声逼向龙雀军炮阵。

    如此气势,必是元军精锐。

    就在元军大营二百步外,墙垒之上,龙雀军十二门虎吼炮严阵以待。在炮阵后方,是层层叠叠的火枪兵、枪牌兵及刀斧兵。

    在炮阵与军阵之间,施扬策马来回驰骋,浑身上下透着满溢的腾腾杀气。

    一般情况下,即使敌军不敢出战,也很少有军阵敢逼近敌军大营里许之内的,更别说在二百步内列阵,那简直就是敌营远程武器的靶子,但施扬没有半点担心——远程武器,元军还有这个东西吗?怕连弓弩手都跑光了吧。

    看着源源不断涌出木栅缺口、汹汹而来的元军,施扬呲牙一笑:“好!兔崽子终于肯出窝了,咱这炮阵与军阵总算没白摆?!?br />
    随着施扬一声令下,炮手开始装填?;⒑鹋诜⑸漩钡?,装填速度较龙吼炮略慢,但在新型的筒形炮子及训练有素的炮手操作下,收割元兵性命的速度绝不比龙吼炮慢多少。一旦元军冲进百步,十二门炮同时轰击,成千上万碎石铅子形成的扇形冲击波……那场面,施扬都不敢想。不过,他很想看到,并且很快就能看到。

    就在这时,一骑飞至,带来了赵猎的命令。

    施扬哈哈大笑——笑声中,阵前脚步声隆隆,披重甲、执刀斧大棒的元军精锐已冲过百步,在阵前布置的一簇簇篝火映照下,那一张张布满纵横交错疤痕的大脸盘子的狰狞表情清晰可见。

    居然是蒙古兵!连蒙古兵都派上场了,果然是精锐。

    施扬狂笑声骤歇,声裂金石:“点炮!给老子轰死这帮狗艹的!”

    轰——

    轰——

    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