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拉拉的确在尝试解决这个问题,而且和齐格勒博士推测的一样,是在巴图克的提醒下才知道了问题所在。

    不然以姬拉拉平时有事没事都只会寻思着如何突突死敌人的性格,不可能注意到这种细节。

    巴图克甚至也只是启动下水道净化装置时才发现的情况有些不对……法师时代的城市供排水系统净化系统附带整座城市的环境扫描功能。

    这种扫描只是很泛泛的扫描,大约就是应对上司检查,防止出什么意外用的。

    正常来讲,这种很泛泛的扫描很难让人察觉到一些法术上的行动,哪怕操控扫描功能的是一位大魔法师。

    问题是谎言之王彼列使用的招数巴图克非常熟悉,或者干脆点说,谎言之王彼列使用的法术就是巴图克发明的。

    著名的鲜血督军巴图克,和他的兄弟赫拉森两人,是费斯杰利法师氏族最后幸存的两位大魔法师。

    虽然费斯杰利法师氏族一直到现在都还在,但和法师时代差远了。

    最简单的区别就是现在的法师氏族基本都是在使用过去的技巧,很多人终其一生也没法把所有的法术技巧学完。

    而在巴图克所处的时代,法师氏族里顶尖魔法师的日常工作是开发新的术式,并且根据新的术式研究世界的真理。

    这种差别就是天壤之别,作为费斯杰利氏族最后的大魔法师之一,巴图克当然也拥有这方面的能力。

    尤其是在成为鲜血督军之后,为了复仇毫无下限之后,更是把这方面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

    谎言之王彼列使用的招数,是巴图克在成为鲜血督军后最著名的一个招数,可以通过汲取生命力,把一片区域化作鲜血领域。

    算是某种阵地法术,施法者在其中会获得各种加持……至于获得什么样的加持,由施法者的想法,还有献祭的数量来定。

    是一种效果上限很高的大招,但就是方式稍微有些残忍,是一种缓慢并且连续不断的生命力抽取。

    同时也具有很强的隐秘性,在不清楚术式的时候,只会觉得是生命力消散,没有任何可供追查的源头,容易被误以为是某种传染病或者瘟疫。

    巴图克当年就用这种方法,解决了好几处另外两个法师氏族的城市。

    那些城市一直到被巴图克召唤的恶魔大军骑脸,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糟了什么罪。

    不过就算是巴图克,也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一次汲取三十万生命,而且范围设定如此之小的鲜血领域。

    如果不是从某些细节上判断出彼列依然保持着对这种特殊术式的操控性,巴图克甚至以为彼列在瞎几把改。

    姬拉拉在从巴图克这里知道彼列这么干时,第一时间从下水道里钻了出来冲到了皇宫打算直接斩首。

    这个行为符合米杉的预期,只可惜姬拉拉怎么也打不开皇宫的大门。

    大约是知道奈非天的战斗力,或者就是本身太怂,面对姬拉拉的叫阵,躲在皇宫里的彼列非常沉得住气。

    无法执行斩首任务的姬拉拉寻思了一下后,决定退而求其次的进行阻止对方完成这个术式的行动。

    也就是这一路的炸房子……炸房子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彻底的中断术式。

    按照巴图克的说法,使用节点进行阵势的施法早已是淘汰了不知道多少代的技术,他所发明的这个鲜血领域,是全方面整体性的影响。

    换句话说,那些生命力被消散的居民所呼吸的每一缕空气、喝的每一口水、吃的每一口食物,都是这个法术组成的一部分。

    不存在什么摧毁了节点,就能终结整个法术的可能性。

    姬拉拉摧毁这些房屋的作用,准确来说是在把已经空气中那些生命之力浓度进行稀释。

    米杉会知道这些,因为在和姬拉拉碰面之前,差点被姬拉拉连房子一起炸了。

    “你的命令是遇到做这种事情的直接打死不商量?!辈畹惆衙咨颊说募Ю档?。

    “我也没怪你,现在的问题是彼列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以差点被一起炸到方式和姬拉拉汇合的米杉疑惑道。

    “肯定是什么非常邪恶的事情?!奔Ю杂谡飧鑫侍庖埠芤苫?。

    想知道这个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把皇宫的大门炸开,把里面的彼列揪出来亲自问。

    米杉和姬拉拉之间的对话引起了哈哈怪巴图克再一次的哈哈哈,哈完之后巴图克说道:

    “无论那位恶魔之王在做什么,他一定是想要做一些自己力不能及的事情?!?br />
    “一个魔王力不能及的事情不多,但也不少……”米杉一副巴图克说了也白说的态度。

    这次没有哈哈哈笑,3D形象越来越真实的巴图克用着回忆的语气说道:“虽然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当初那位献祭了一万人生命的鲜血督军,但当时的景象我记忆深刻?!?br />
    “置身其中,仿佛自己就是世界之王?!?br />
    “仿佛就能让菜到要退群的恶魔之王获得对抗奈非天的力量吗?”米杉反问道。

    “但是如果它并非是为了对抗奈非天呢?”巴图克似乎是在笑的说道。

    “……”巴图克的话让米杉陷入了沉默之中。

    按照彼列和真神教之间的关系,这只谎言之王肯定已经知道了奈非天的出现。

    真神教的那些邪教徒也许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人”杀他们如切菜。

    但经历过原罪之战的彼列,肯定很清楚奈非天的力量是多么强大。

    所以做好各种面对奈非天的准备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到目前为止的所有分析,都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

    但是……但是如果彼列整出来的这些幺蛾子,不是为了对抗奈非天呢?

    如果不是为了对抗奈非天,他的这些所作所为又是为了什么呢?

    可惜巴图克的鲜血领域所提供的BUFF很随意,属于使用者希望获得什么样的BUFF就能获得类似的BUFF,一种万能许愿机式的法术。

    不过按照巴图克的说法,一般情况下使用这种法术为了扩大效果范围,都是尽可能的把影响范围扩大。

    像彼列这样不仅没有扩大,反而缩小……就有点特殊了。

    “难道他想用这种方法把这里变成燃烧地狱吗?”米杉好奇的说道。

    要是真的这样,岂不是直接把地狱之门开在奈非天的眼前,彼列绝对能超越它的兄弟罪恶之王阿兹莫丹,成为七大魔王里排名第一的二五仔。

    “我曾经在现实里开启过地狱之门,并不需要如此强大的力量?!卑屯伎怂档?。

    巴图克的解释让米杉和姬拉拉的表情都凝重了起来,所以说谎言之王彼列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

    在米杉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广场的方向出现了一连串的信号弹。

    说是一连串,因为这一次信号弹并不是一发集束箭就结束,而是三发间隔略长的集束箭后,跟着发射了三发间隔短的,再发射了三发间隔长的。

    三长三短三长的节奏一直循环了好几次。

    只愣了一秒就知道这个信号意味着“SOS”的米杉立刻对姬拉拉问道:“你还要炸多久?”

    “按照现在的情况,估计要一直炸下去吧?!奔Ю档?。

    原本打算让姬拉拉暂停这个任务的米杉想了想说道:“那你继续,我先回去一趟,你找到还能活动的幸存者,最好让人护送到那边去?!?br />
    “好的,我也不差那些罗格战士的协助就是了?!奔Ю档?。

    现实里可没有那种随便开火也不会误伤友军的设定,在下水道那种狭窄的区域还好,到了城区这种稍微宽敞点的地方,带队行动的姬拉拉就觉得浑身不对劲。

    没法多重喷喷喷对于猎魔人来说很不爽。

    米杉让姬拉拉继续炸房子除了希望继续拖延彼列搞事进程以外,还有一种想法就是让姬拉拉继续吸引恶魔的注意。

    齐格勒博士既然使用SOS作为通讯,意味着肯定有什么事情需要米杉来拿决定,米杉不希望到时候还会因为成千上万只恶魔纠结。

    姬拉拉也听出了米杉话语里的意思。

    “那我先回齐格勒那边看看出了什么事情?!泵咨嫉懔说阃?,正打算转身离去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对飘在半空中的巴图克说道:“你也过来?!?br />
    被米杉点名的巴图克在钻进米杉的个人终端里之前发出了一连串大笑声。

    这群古代魔法师就这么喜欢当哈哈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