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每天4十1彩票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开拓者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凌云凯?

开车去海南怎么走: 第二百五十五章 凌云凯?

    锦衣卫案牍库,沈炼隐藏在阴影当中。

    耳边听着整齐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他吐掉口中的香,瞟了一眼,只剩下拇指大小的尾部,以及渐渐熄灭的星点。

    轻声道:“一炷香走一圈?!?br />
    随后将面罩拉拉起来遮住口鼻,垫步拧腰,直接上了房顶。

    如同灵猫一般,脚步轻盈,在墙壁上快速的行走。

    他面色肃然,警惕着周围的状况。

    脑海中抑制不住回想起昨天晚上,在竹林当中的那一场遭遇。

    这些人到底是谁?为什么想要自己烧掉案牍库,北斋是不是真的在他们手上?为什么要找自己?是巧合还是也别有用心。

    心思有些纷乱,让他的呼吸也跟着乱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气,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如果自己猜的没错的话,所有的一切应该在案牍库里,都能够找到答案。

    他走过墙壁,静静的等了几秒钟,没有听到任何的杂音,翻身跳下来,急速冲上了台阶,身子紧紧的贴在门前。

    取出提前准备好的钥匙,插入,轻轻一扭,铜锁就被打开了。

    没有摘下链子,因为那会发出更大的声响。

    稍微打开了一个缝隙,他整个人闪身进去,手中一抖,一根被点燃的香就射了出去,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直接插在了砖缝中。

    “百户大人,还真是让下官久候了?!?br />
    突如其来的声音,令沈炼浑身一个激灵,毫不犹豫的拔出腰间的匕首,反手就扎了过去。

    一只手臂突然出现,抓住了沈炼的手腕。

    随后一道火光升起,面前的人渐渐露出了一个侧脸。

    沈炼吃了一惊,低声惊呼道:“凌云凯?”

    来人赫然就是已经死掉的凌云凯。

    他盯着沈炼,脸上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大人是不是很吃惊?觉得自己见了鬼,还是说想要再杀掉下官一次?”

    “真的是你?!?br />
    沈炼这一回是真的惊了,他突然有了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本能的按在腰刀上,似乎下一秒就要拔出腰刀,砍翻这个恶鬼。

    凌云凯不紧不慢的道:“大人不必惊慌,这一切都是魏公公的安排?!?br />
    “???”

    他真的是很想相信这句话,可是实在是无法强迫自己相信。

    那天晚上,他亲手检查的,凌云凯确实是被他杀掉了,血流了一地,连心跳都没有了。

    凌云凯将衣领向下拽了拽,露出了一截纱布,上面还剩着血迹。

    他掀起纱布一节,展现了一道伤口。

    “不必怀疑,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是真的,卑职是先口中含了一颗续命丸,又练过龟息功,所以当时假死,才将大人瞒了过去。

    如果不是卑职有此能力,也不会被为公公挑选出来,办如此重要的事情?!?br />
    凌云凯将衣服整理好,随后又说道:“那晚雨夜交加,大人心神慌乱,就急着去追北斋,并没有太过用心检查。

    而第二天出现的尸体,并不是卑职本人,只不过是一个带了背时人皮面具的替死鬼罢了?!?br />
    沈炼深吸了一口气,长长的呼出,心神渐渐镇定了下来。

    “这都是为了什么?”

    沈炼看了一眼凌云凯的脖子,那天晚上激动之下,将属下误杀,将他生活整个都搞乱了。

    除了自我责怪,就只能挣扎逃命。

    日子好像进入一个怪圈,无论往哪个方向走,都不可避免的成为别人的棋子。

    昨天晚上刚见过那些人,被要挟烧掉案牍库。

    可是就在今天自己铤而走险的时候,竟然发现让自己陷入危局的那个人,竟然没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魏公公,为什么会有魏公公出现?

    这是一个针对谁的局?

    电光火石之间,沈炼想了很多。

    凌云凯轻笑了两声,发出了沙哑的声音,接着说道:“大人不必疑惑,这整件事情都是魏公公的安排。

    从最开始,卑职与大人抢案子结怨。

    到后来陆文召甩出北斋的案子。

    再到那天晚上,卑职与大人二人因为北斋发生争执,被杀。

    这一切都是为了引出昨天晚上,与大人见面的那些人。

    确切的说,说是引出这些人背后的主子。

    通过昨天晚上的接触,相信大人心中已经有了判断。

    没错,不要怀疑,就是这个人。

    郭文龙的案件,宝船沉水事件,以及陛下昏迷不醒,通通都是这个人的谋算。

    不过大人不必惊慌,一切都在为公公的掌握之中?!?br />
    沈炼沉默不语,他面上不动声色,实际内心已经惊呆了。

    好在多年的锦衣卫生涯,让他知道什么时候应该闭嘴。

    心里是怎么想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嘴上一定不要承认。

    凌云凯显然知道失恋是怎么想的,道:“大人心存疑惑,是应该的。卑职今晚出现,只是想给大人吃一颗定心丸,之后的事情如何发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魏公公想要知道,那个人在整件事中,到底处于什么位置。

    如果真的大逆不道,恐怕……”

    凌云凯没有再说下去,但是他的意思,沈炼心知肚明。

    说完这句话,他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册子,递了过去。

    沈炼接过,接着稀薄的月光扫了一眼。

    宝船建造纪要。

    沈炼心中一震,脑海中电光火石闪过了很多画面,整件事情瞬间就串了起来。

    “你……”

    “这正是大人需要的,案牍库就不必烧了吧。现在南司衙门正在咬着大人不放,事情闹得太大,于大人不力啊?!?br />
    凌云凯后退了一步,整个人没入到阴影当中。

    声音飘忽不定,断断续续的传来。

    “大人需谨记,目前为止,卑职仍旧是个死人,大人同样是被人抓住把柄的百户。戏还是要接着往下唱的,千万不要漏了马脚。

    你的性命前程只是小事,如果误了为公共的大事,大人有几颗脑袋都不够砍的?!?br />
    沈炼静静听着,不发表任何意见。

    他已经将警觉性开到了最大,却仍然没有发现凌云凯是如何消失的。

    拔起地上的香,只烧了一小半儿。

    看了一眼手中的册子,缓缓揣进了怀里。

    沈炼面色凝重。

    这件事情不好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