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的诡异情况和莫名的声音,血脉的沸腾,传承吊坠的炙热,都让希尔伯特心跳不已。

    翻开封皮的第一页,查库斯家族狮首咬住宝珠的族徽映入眼帘。

    “吼~”

    一声幻听般的时候声在耳间回荡。

    希尔伯特的心跳速度瞬间增加到极限。

    这绝对是查库斯家族极其重要的失落之物!

    甚至!和家族血脉力量,和魔力觉醒有着至关重要的联系!

    他现在都有点克制不住心态,想要马上回去,只是强忍着立刻在这里翻阅的冲动,将书页合起来收好。

    福斯和另外两个新人就慢了几秒到达书店。

    “队长,队长,你发现了什么??!”

    三人全都处于戒备状态,呈现三角形防御姿态,占据了书店攻守兼备的角落,福斯甚至已经同远处哨站朝这里看的军人打起手势。

    希尔伯特收好书回神的时候看到这一幕,连忙制止。

    “没事没事,我找到了家族的失落的东西,一时间有点激动,没有魔物,没有紧急情况?!?br />
    虽然在新人面前失态了,不过希尔伯特此时心情大好,错觉般有种重拾家族荣耀近在咫尺的感觉。

    没办法,福斯只好亲自到英军哨站解释情况,说明刚刚是误报。

    巡查还得继续,走在路上,希尔伯特的脚步都不自觉的轻快了不少。

    看看三个新人也觉得各种顺眼。

    “刚刚你们的反应很迅速,处理也很到位,对于第一次执行任务算是难得了,嗯,那个反应可以加一分?!?br />
    加一分?那岂不是至少7分了?

    三个新人立刻也跟着振奋起来,他们听说很多人第一次执行任务,最多只能得6分的及格分,甚至有近半数是不及格,在后面几次才会慢慢弥补回来。

    7分不光是代表可以供补差平均分的分额多了,也代表一个高起点。

    至少说出去,就很有面子!

    至于8分以上他们是不敢想的,队长可能因为心情和他们的表现加一分,但绝不可能让分数虚高。

    赵凯那边自然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整个避难区除了那个被军方抓住的寄生宿主,再没第二个魔物。

    回去的时候,在福斯三人的带动下,后排六个新人全都弥漫着一股轻松欢乐的气氛。

    第一次任务圆满成功,及格应该是没问题的。

    前排的司机赵凯再一次玩起了现实极品飞车。

    “呜~呜……”

    车辆发动机一路疯狂咆哮,车窗边的景物飞速后退,开着的车窗吹进来的风像是有十二级。

    秦小侠坐在车顶也忍不住抽了下嘴角,他这个曙光的大BOSS这次是见识到曙光的飙车党了。

    “希尔伯特,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这种开车法赵凯还能分心留意到希尔伯特的举动也是难得。

    回到了车上,希尔伯特哪里还忍得住,等离开避难区就迫不及待的拿出了那本黑皮书。

    赵凯算是和他比较熟悉的朋友,就算车内有新人在,他也没隐瞒。

    “查库斯家族失落的重要古籍…”

    一拿出书,血脉立刻开始炙热,胸前的吊坠也变得滚烫。

    望着封皮上的魔纹,希尔伯特轻声继续。

    “牢笼与誓约之书?!?br />
    这种口气很容易让人误会,以为他很了解这本书,其实希尔伯特自己对这书也一无所知。

    一本书叫这种名让赵凯感觉有点奇怪,不过毕竟是查库斯家族的重要古籍,他也没有再多问。

    而希尔伯特则已经翻开了书页,他记得之前是有一种奇特的声音的,也想高明白“金斯迈”究竟是什么。

    全书都是魔纹,让希尔伯特看起来非常吃力。

    “金斯迈掌控着誓约…查库斯家族的子嗣…注意…什么…力量…什么……”

    希尔伯特看得有些头痛,里面有一些魔纹比较生僻,他一个靠着强记理解魔纹的人,倒不是不认识一些符号,但这种组合方式就很难理解其中的意义。

    看了一会就感觉精神压抑,无法再继续解读下去了。

    此时胸口的传承吊坠越来越烫,一股淡淡的焦味出现,车内八人的嗅觉都异常敏锐,第一时间就把注意力转向希尔伯特。

    后者两忙把吊坠拽出来,但衣服上已经被烫出一个焦黑的洞。

    “哇靠这么高温度,你带着没感觉的吗?”

    赵凯忍不住吐槽一句。

    “我只感觉到吊坠很热,没想到温度这么高…至少没让我有灼痛感?!?br />
    衣服都烫焦了,这温度就算是希尔伯特,也应该被烫伤皮肤才是。

    他看看自己胸前,什么事都没有,皮肤连红都没红。

    等等!这吊坠怎么变成这样了?

    手中散发着高温的吊坠已经没有了原本的粗糙感,一些陈旧暗淡的地方也变得光亮无比,狮首上的每一缕鬃毛都仿佛如此生动。

    外形还是那个外形,和原来却已经决然不同。

    “原来,你叫希尔伯特?!?br />
    在希尔伯特吃惊于吊坠变化的时候,那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他没有大惊小怪,因为已经知道声音源头是这本书。

    而且从车内其他人的反应看,除了好奇他的吊坠,应该没听到这声音。

    “金斯迈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将之前的疑惑询问了出来,没想到那个声音立刻做出了回应。

    “你居然不知道金斯迈?”

    这声音充满了惊讶,以及一种说不清楚的奇怪情绪,不过很快又出现了第二句话。

    “金斯迈,就是查库斯家族特殊的狮心王剑?!?br />
    传统上的狮心王剑是一种典型的中世纪十字剑,最著名的要数十字军骑士的十字型护手剑。

    希尔伯特也是看过《协会秘史》的,知道几代狮心男爵都擅长双手十字剑,但即便《协会秘史》上也没有记载过剑的名字,对于那把佩剑的记载描述是“疑似遗失,具体需要询问查库斯家族直系?!?br />
    希尔伯特也认为那把剑应该是遗失了。

    “原来遗失的?;褂姓庖桓雒致??”

    “希尔伯特,你在和这本书对话?”

    赵凯有些惊奇,虽然协会内神奇的东西多了,但和书对话是真的听都没听过。

    “遗失?呵呵呵,遗失?”

    希尔伯特朝着赵凯点头,车内的人见状下意识保持安静,避免影响到他。

    是时候,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好似有种忍笑的感觉。

    “金斯迈不正在你的手上吗?库汗怕是做梦也想不到后代居然会成了这样,哈哈哈哈……”

    希尔伯特心头猛跳几下,他自然知道库汗是初代狮心男爵,而狮心王?!?br />
    望向始终高温中的吊坠,这是查库斯家族的狮心王剑?

    “希尔伯特,你不想当查库斯家族的不肖子孙吧?你看不懂魔纹?让我来帮助你解读这本誓约之书吧!我能感觉到,你那炙热的家族血脉之力,你必将会振兴查库斯家族,让我来帮助你吧,就像帮助库汗一样!”

    这声音异常诚恳,甚至带着一种长辈对晚辈的关怀,听得希尔伯特呼吸都忍不住粗重起来,今天的种种确实让他感觉到了希望。

    虽然从没有人在自己面前提起过,但希尔伯特能感觉到,在寂静骑士训练营的时候,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在协会中很多人知道他姓查库斯的时候,都会对他抱有一种特殊的期待。

    哪怕曾经在训练营时,他也能感觉到骑士团团长巴鲁特别关注过他一段时间。

    但身为承袭狮心男爵爵位的人,他虽然表现得比很多人强,可也仅仅是在中上游水准,换其他人或许可以自傲,但他却不行。

    享受查库斯家族为人尊敬的自豪的同时,那一份自己无论如何努力都如此平凡的煎熬也更加痛苦。

    希尔伯特感受过巴鲁略带失望的眼神,体会过不知情者的崇拜,不止一次的握拳把自己的掌心掐出血来。

    一句“我该怎么做?”在口中张口欲吐。

    “滋……”

    “嘶??!”

    之中的吊坠突然变得更加滚烫,让希尔伯特都感到了一丝痛楚。

    “你看!金斯迈感受到了你的决心!希尔伯特,查库斯家族的希望在你双手之中!”

    PS:星期四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