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每天4十1彩票 > 玄幻小说 > 天帝传 > 第204章 识破身份
    元神,对真人而言,其实是相当脆弱,远不如真人自身爆发出来的力量强大,只能用于辅助。

    若是没有必要,真人是不会将自己的元神,释放到体外战斗。

    像林刻这种,不是真人,却能修炼出元神的怪胎,毕竟是少之又少。正是如此,元神对林刻来说,才是巨大的助力。

    石洞外,传来黑蜈妖冥魂的长啸声。

    由此可见,黑蜈妖冥魂和魔君元神的战斗,乃是前者取胜,甚至有可能,是直接将后者吞噬。

    “沙沙?!?br />
    黑蜈妖冥魂在地面拖行的声音,越来越近,清晰传入林刻的耳中。

    林刻的对面,魔君因为失去了元神,无法再控制体内的浩荡元气,全身经脉都凸起来,伤口中,也涌出一缕缕元气。

    “哗”

    黑蜈妖冥魂的一只爪子,延伸进石洞,抓住魔君的身躯,将其拖出了石洞。

    顿时,林刻浑身压力一轻,连忙全力以赴,运转功法,炼化和吸收体内膨胀的元气。此刻他的身体,宛如吹胀的皮球,变大了一倍。

    刚才,他也仅仅只是吸收了魔君体内,不到十分之一的元气。

    若不是,黑蜈妖冥魂将魔君拖走,林刻再吸收一些,身体肯定会爆裂而开。

    石洞外面,黑蜈妖冥魂将魔君体内的元气,完全吞噬,只留下一具冰冷、干枯的尸体,扔在了地上。

    黑蜈妖冥魂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在石洞外咆哮,犹豫不决,似想立即遁走,又想冲入进去,将林刻也给吞噬。

    林刻将体内膨胀的元气,暂时压制住后,鲜血淋淋的身体,从石壁中艰难的爬了出来。

    “黑蜈妖冥魂曾经被阴阳镇魂印给镇封,而且,它的身上,依旧还有我刻下的御灵烙印,所以对我相当忌惮,不敢贸然闯入进来?!?br />
    林刻使用九杀扇支撑起身体,将元神收回体内,支撑着身体,尽量让自己显得中气十足,嘴里大吼一声:“黑蜈妖冥,还不进来,主人我刚刚吸收了魔君的元气,修为大进……”

    还没等林刻说完,洞外,黑蜈妖冥魂立即逃走,冲出了山谷。

    林刻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总算是将它吓跑。

    虽说,吸收了魔君的元气,林刻的确是修为大进??墒巧砩系纳耸?,却是相当严重,五脏六腑都像要碎裂了一般,根本无法继续战斗。

    聂仙桑调动元气,封住腿腕处的血脉,站起身来,一双还挂着泪痕的星眸,感情复杂的盯向林刻,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

    迎上她的那道眼睛,林刻身体微微一震,难道……

    走到林刻的面前,聂仙桑近距离盯着他面具下的双眼,凝视了良久,贝齿一咬,抬起雪白的手掌,“啪”的一声,扇在了面具上面。

    金属面具,坠落到地上。

    看到面具下的那张脸,聂仙桑胸口剧烈的起伏,再次泪崩,道:“你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要出现?你做再多都没用,我永远都不可能原谅你……呜呜……啊……”

    撕心裂肺的大吼一声,她掩面,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噗嗤?!?br />
    林刻再也压制不住身上的伤势,吐出一大口鲜血,身体靠住石壁,缓缓的下滑,坐在了地上,双眼也变得湿润。

    身上的痛,远不及心中的痛。

    听到石洞中传来的吐血声,雨中的聂仙桑,顿时停下脚步,露出一丝担忧的神色,使用元感探查了林刻的气息,随后才是义无反顾的离开。

    她的背影,消失在雨中。

    ……

    一个时辰后。

    在血海卷功法的疗养下,林刻身上停止流血,伤势稳固下来,但,短时间内,不能与武者战斗。

    如今,他心海中的元气,达到一百六十丈厚。

    修为进入血海卷第十一重天的巅峰,距离第十二重天,只差一步。

    若是伤势痊愈,以他现在的境界,爆发出来的战力,应该已经不输白劫五公子,可谓是因祸得福。

    林刻的目光,投向地面那张金属面具,脸上露出苦涩、柔情、无奈的神情,将它捡起来,重新戴到脸上。

    就在刚才,林刻已经想到,聂仙桑是如何认出他。

    应该是元神。

    因为,元神的模样,与林刻的容貌相同。先前林刻一直在全力以赴思考,对付魔君的办法,倒是忘了这一点。

    虽然聂仙桑恨他,可是,林刻却不知为什么,始终相信,聂仙桑不会将他的身份暴露出去。这是因为,足够了解她的性格,才做出这样的判断。

    就像林刻知道,楼听雨虽然不是一个好的情侣,可是,却足够聪明,损人且不利己的事,她是绝对不会去做。

    当然,如果泄露林刻的身份,对楼听雨有巨大好处,也就另当别论。

    走出石洞,林刻释放出元神,感知到了一丝黑蜈妖冥魂身上的御灵烙印的气息,已经离开栖霞峰,逃到了数十里之外。

    “很不妙啊,黑蜈妖冥魂吸收了魔君的元神和元气,实力大增,让它逃走,必定会酿成大祸?!?br />
    以林刻现在的修为和状态,肯定是收服不了它,只能等以后,再另想办法。

    走出山谷,林刻看到魔君宁见道的尸体。

    堂堂魔道第一高手,威震白劫星近两百年,没有死在易一的剑下,最后,却栽在一个年轻小辈的手中。

    说不出的讽刺。

    修炼之路,或许就是这么残酷,绝大多数都难以安享晚年,寿终正寝,有的横死荒野,有的尸骨无存,有的魂飞魄散。

    林刻使用原镜,将魔君的尸体映照下来,传回虚拟圣门。

    以魔君的修为和身份,肯定是恶人榜上的第一,能够得到的赏金和功德值,应该是一个无比庞大的数字吧?

    在魔君的身上搜索,却什么宝物都没有找到,让林刻大失所望。

    “传说,魔君掌握有一件四星元器,魔蛟银爪,与易一对战的时候都使用过,为何却没有在身上?难道被易一夺走了?”

    如今,魔君身上最值钱的东西,只剩下体内的真骨。

    每一块真骨,都价值数十万两白银。

    对于魔君,林刻没有丝毫怜悯,将他全身真骨都挖下,尸体变得残缺不全,破破烂烂。当他伤聂仙桑的时候,林刻已经下定绝心,要将他碎尸万段。

    此刻,还真就碎尸万段。

    使用魔君的袍衫做布袋,将一百八十多块真骨装了进去。

    撑着九杀伞,林刻背着布袋,离开了栖霞峰,走在暴风雨中,努力让自己,不再去想聂仙桑。

    如今,大敌当前,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昨夜,幽灵宫吃了大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现在,十成战力发挥不出三成,一旦被他们伏击,后果不堪设想?!?br />
    林刻边走边疗伤,向雪簌园而去。

    下雨天,白帝城中的武者,几乎都聚集在酒楼和妓馆。

    实力强大的名侠,则是会去飞仙楼、琼殿这些高雅的地方,听自己喜欢的名姬,弹奏一曲,或者一起饮酒舞剑,也是一件身心愉悦的事。

    林刻独自一人,走在街道上,突然,旁边的酒楼,响起一阵欢腾的叫好声。

    不用猜也知道,他们肯定是在使用原镜,观看名侠擂台上的战斗。

    今天,是名侠风云会的第十一天,名侠与名侠之间的战斗,变得越来越激烈。

    因为,还有一天,初赛就结束。

    只有初赛的时候,积分排名前二十的名侠,才能参加最后三天的“风云决战”。

    酒楼中,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真是搞不懂,许大愚和风朔,都是亲近原始商会派系的大名侠,又是前二十的热门人物。怎么会在初赛的时候,两人就战了起来?”

    “这你不知道吗?”

    “怎么?还有内幕?”

    “听说,许大愚一直都和飞仙楼的名姬赵茹关系暧昧,如果没有昨晚发生的那事,估计是要成双成对?!?br />
    “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还能发生什么事?当然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那赵茹,本来就很放荡,又喜欢年轻俊朗的名侠,在遇到许大愚之前,已经与多位名侠好上。也只有许大愚那个傻子,被蒙在鼓中?!?br />
    “风朔的实力,比许大愚只强不弱,又长得好看,只需要勾一勾手指,赵茹还不乖乖躺到他的床上?”

    “只是赵茹没有想到,此事居然被许大愚给闯破。所以,这两位实力强大的名侠,只能在擂台上,拼个你死我活?!?br />
    “许大愚已经是快要疯了,完全失去理智,怎么可能是风朔的对手?”

    酒楼下,林刻停下脚步,抓捏伞柄的手,猛的一紧。

    “赵茹竟然如此不堪?”

    林刻早就听张颉说过,赵茹喜欢年轻俊朗的男子。

    可是当时,林刻觉得,只要是个女子,肯定都喜欢俊男,并不算什么大错,因此不想过多的插手许大愚的感情。

    哪里想到,那赵茹竟是如此放浪?

    “不好?!?br />
    林刻脸色狂变,双眼冒出一根根血丝,随后,不顾身上的伤势,施展出一步诀,全力以赴向名侠宫的方向冲去。

    脑海中,思维急速转动。

    哪有这么巧的事?

    二人的奸情,怎么可能偏偏在幽灵宫遭受重创后,立即就被大愚撞见?

    如果他没有记错,风朔应该是经常出入楼听雨的花船,加上他强大的实力,他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

    蚕心。

    蚕心是在设计对付大愚,激怒他,故意引他登上名侠擂台生死一战,这是想报复林刻。

    “蚕心,你若是敢伤大愚,我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br />
    林刻的脚下,积水踩得飞溅,速度快得像是要离地飞起来,身上的伤口崩裂而开,逸出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