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瑾白了张小莫一眼:“女人,别以为我听不出你话里的嘲讽之意。痒痒是不能挠了,怕碰到你的手,但是……”说完,她的手飞快的搭在了张小莫的胸上:“袭胸还是可以的!”

    “?。?!你这个女流氓!”突然被人袭胸,吓得张小莫赶紧的躲开不算,还紧紧的护住了自己的胸前:“没见过你这么流氓的!我是女人??!”

    丘瑾却是坏笑着:“就是因为你是女人,我才袭击你呀?;怀杀鹑?,我还没兴趣了?!?br />
    不过说归说,她还是没有再闹,毕竟张小莫的手还有伤,她不可能真的胡闹不管不顾。

    扶着张小莫躺好,丘瑾躺在了她的身边:“小莫?!?br />
    “嗯?”

    “别担心我,我会没事的?!?br />
    听到这一句,张小莫侧过身,伸手轻轻的在她的背上拍了拍:“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别担心!我家小瑾这么好,一定会有一个好男人出现,然后陪伴你一生的?!?br />
    “嗯!”

    两个好姐妹就这样在冬日里相依而眠,对她们来说,朋友是一辈子的事,是如家人一般的存在,所以在意着对方的快乐,忧伤。

    第二天清晨,吃过早餐,安顿好秦凯平和另外两个孩子,张小莫这才坐上了苏华的车。龙成昂和丘瑾有些担心的看着她:“真的没事吗?”

    “没事,如果真有什么事,直接就地处理了,连救护车都不用叫,多方便?!?br />
    “张小莫!”丘瑾生气的看着她:“一点也不好笑!”

    好友发脾气,张小莫却一点也不在乎,笑了笑,挥了挥手去上班去了。

    龙成昂这时才对丘瑾说道:“我们的时间也差不多了,你收拾一下,准备走了?!?br />
    丘瑾回屋里拿了自己的包包,换上了鞋子:“好了?!?br />
    知道她向来简单,龙成昂也不在意,上了车,往公司驶去。

    在路上,两个人都一直沉默着,不知道要找什么话题才好。在这尴尬的沉默中,龙成昂正准备找个话题时,丘瑾的手机却响了。

    这一通手机铃声让两个人都舒了一口气:“小鸟?”

    “……算了,不和你这疯丫头计较了。我听说小莫受伤了,她没事吧?”

    听到手机那头楚尚羽的话,丘瑾有些奇怪:“她受伤了,你干嘛不打电话去问她,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来干嘛?”

    “小莫受伤了,我看了一下网络上消息,感觉反应有些大,担心这中间还有什么别的事情。你也知道,我现在在钱家工作,身份有些尴尬,我不敢打电话过去问?!?br />
    原来是这样。丘瑾看了龙成昂一眼后说道:“小莫那天敢叫你出来玩,就是把你当自己人。你如果自己把自己放在那么生份的位置,只会让小莫难过。如果你觉得为难,索性以后不要再搭理我们。我们就当没有再联系上你这个老朋友?!?br />
    她这一番话倒是让电话那头的楚尚羽怔住了,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小瑾,对不起!是我想多了,以后不会了?!?br />
    “小莫说过,聪明的人都很奇怪,不知道脑回路在哪里。总是拐到一些我们不懂的地方。你原来就是这样,这么多年了,也没见改过。有时真后悔认识你这么一个朋友?!鼻痂缓闷乃档溃骸白蛱霤城的朋友能来的都来了,不能来的也都打电话来了,甚至一些知道消息的,连外地的朋友都打电话过来了?!?br />
    “你倒好,这都隔了一天了,你才打个电话给我问情况。你小子是脑子有坑啊,还是有坑???”

    知道丘瑾骂起人来没节操,可是这骂得也太……楚尚羽郁闷的回了一句:“脑子没坑才有问题好吗?”

    被他顶这一句话,丘瑾才反应过来,大脑上可不就是有很多坑吗?如果没坑那才比较奇怪好吗?想到这一点,她更加郁闷:“你小子,还学会顶嘴了是不是?信不信我在小莫面前说你的坏话?”

    “不信!”楚尚羽这会倒是笑了:“你昨天肯定帮我说了好话,不然现在不会这么生气?!?br />
    “知道就好,你欠我一顿大餐!必须是大餐!”

    电话那头传来了对方爽朗的笑声:“好!我知道了!下次请你。那我先挂了,赶紧的打个电话给小莫道歉去?!?br />
    “去吧!”

    这边将电话一挂,丘瑾看到龙成昂在后视镜里盯着自己,她没好气的说道:“别看我,这是小莫自己的决定。我劝不住她就只有帮她了。有本事,你劝她?!?br />
    想想自己嫂子的脾气,龙成昂也有些无奈:“辛苦你了?!?br />
    “知道就好!”

    这丫头,一副得理不饶人的表情,看着实在是令人生气,偏偏龙成昂还不能拿她怎么样,气得他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而丘瑾则是在后座看得开心。说实话,能看到这样的龙成昂,她很是得意。让自己不爽了这么久,也该轮到他郁闷了。

    另一边,还坐在车上的张小莫看到手机来电后,犹豫了一下才接起了电话:“你小子还记得我的存在???”

    “小莫,对不起!我刚才打电话给小瑾已经被她骂了一顿了?!?br />
    “嗯?你猜到什么了?”

    电话那头楚尚羽没有一丝犹豫:“昨天晚上看到网络上那些消息后,就猜到了一些什么。本来想打电话去钱家问问,可是想想又没有了。估计我问也问不出什么。想打电话给你,又怕这件事真的和钱家有关……纠结了一晚上,今天早上才打电话给小瑾的,结果被她臭骂了一顿。是我想太多了?!?br />
    “知道就好!钱家是钱家,你是你。你自己也说了,如果钱家要对我不利,你肯定不会站在他们那边。既然是这样,你有什么好纠结的?别说现在还不知道是谁做的,就算是钱家做的,难不成我们就不做朋友了?告诉你,要不是昨天小瑾劝我,今天我肯定挂了你的电话?!?br />
    张小莫的话让楚尚羽苦笑不已:“知道了,我刚才已经被敲诈了一顿大餐了。你……真的没事吧?”

    “旧伤撕裂,说没事是不可能的,但也不算非常严重,只是要再养好比较麻烦?!闭判∧底?,发现车已经到了医院了:“好了,我到医院了,不说了。晚上到我家吃饭?!?br />
    这时楚尚羽才知道张小莫去医院了:“你是去换药还是去上班?”

    “我就不能两件事一起做???”张小莫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下了车:“好了,不跟你说了,晚上见?!?br />
    “我……”

    “敢不来试试!”

    “……知道了,晚上去你家?!?br />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张小莫这才挂了电话,从苏华手中接过包后,她点了点头:“中午我和小钰一起吃,你不用给我送了?!?br />
    “是,夫人!”医院里面有鼠仔监控?;ぷ?,再加上这次的事情闹得这么大,想必也不会有什么要来捣乱了。所以苏华这才放心去忙别的事情。

    她拿着包包到医院里,遇到了很多不认识的人都在跟她打招呼,她也微笑着回应对方??吹剿饽Q?,景天不由得感慨:“当初小莫在F市时是何等的冷漠,没想到这才短短的三年多,已经变回了最开始的模样?!?br />
    在一旁的陈钰也点头:“我不知道小莫最开始是什么模样,但是我喜欢这样的小莫?!彼低?,她笑着大步走了过去:“小莫!”

    听到呼声,张小莫回头看到陈钰走过来,她笑着:“秦峰回去上班去了?”

    “嗯,他送我过来,然后就回去了?!倍杂谧约汉驼煞虻亩靼?,陈钰从来不会掩饰。张小莫也是非常欣赏她这一点:“接下来,又要慢慢等了?!?br />
    “说得好像你跟我不一样似的?!背骂诖铀种薪庸骸笆终娴拿皇??”

    张小莫开着玩笑:“怎么可能没事?现在谁惹我,我就用这只胳膊抽他,保证让他后悔惹我?!闭饪墒谴蜃攀嗟氖职?,如果真的敲起来……啧啧,这滋味不用想都明白有多恐怖。

    陈钰吓得缩了缩脖子:“换成是我,肯定不会惹你的。不然脑袋都要开花了?!?br />
    “没事,现在在医院呢,都不用叫救护车的,直接搬进去抢救就好?!?br />
    打了一个寒颤,陈钰不满的抗议:“张小莫,一点也不好笑!”

    看着到了急救室了,张小莫从她手中接过了自己的包包:“好了,你去忙你的吧,中午我们一起吃饭?!?br />
    “你可别,中午我给你打饭过来,你别再跑了,万一再伤着,只怕这个世上有很多人要炸了?!?br />
    陈钰紧张的模样让张小莫有些无奈,但也只能是点头:“好吧,你去忙吧,中午我等你送饭过来?!?br />
    这边张小莫陷入了繁忙的工作中,另外一边,龙成轩也没歇着,京城钱家的事,他还在查着,而且他也比较在意龙成昂说的,昨天想要搅混水的人中有两个IP是来自于日本。

    现在想想,似乎日本最近对龙家的动作有些多。以前的话,不管怎么样,似乎还能维持表面的和平,最近有些撕破脸的前兆。如果不把根源找到,这个问题就会因为时间的原因变成死结。

    但是问题出在哪呢?

    现在想不出来,龙成轩也只能是把注意力放在了眼前这堆资料里。钱逸斌的父亲明显是知道了钱家什么事,所以才会被家族灭口。虽然现在安顿好了钱逸斌,也安顿好了他母亲,但是龙成轩却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情报。

    龙成轩不相信钱永德没有把消息告诉钱逸斌,也不相信这小子真的会因为什么利益关系而瞒下这些消息。他最担心的,是钱逸斌会用这些消息当筹码逼得钱家出手,然后亲手报仇。

    如果是为国家杀人,龙成轩并不反对。如果是为至亲杀人,从道义上也是没错的,可是这小子现在还不够成熟,如果他做得不够细致,留下了什么蛛丝马迹,被人发现了的话,哪怕他报仇成功了,最后也会把他自己搭进去,这个结局才是龙成轩最担心的。

    他辛苦培养出来的人,可是为了让他们去冲动报仇进行自我毁灭的。

    想了想,他还是叫来了格格:“逸斌这小子最近怎么样?”

    格格虽然对龙成轩叫自己监视钱逸斌这件事有些不太满意,但只要是龙成轩的命令,他还是会完美执行:“一切正常,该吃吃,该睡睡?!?br />
    听到他这样说后,龙成轩摇了摇头:“你觉得,这样的反应对于一个刚死了父亲的人来说,正常吗?”格格在电脑方面很厉害,但是在人情世故方面,似乎差的真的不是一点两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