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维扬第一次听说《三体》,是在某位商界大佬的酒席上。

    论资产,宋维扬只能算小老弟,跟在那些大富豪的屁股后面喝汤。论聊天,宋维扬谁都不怵,偶尔一些大富豪来西康,专门打电话喊宋维扬去喝酒吹牛。

    酒桌上除了生意不谈,天文地理、明星八卦、历史政治、文学艺术……什么话题都说,反正可劲儿吹。

    那属于有文化的富豪们的消遣时光,对他们来说,能找到几个可以聊天的同行,远比睡几个影视明星更舒服。而宋维扬为了保持这种关系,从来不主动请求那些富豪帮忙,只有双赢的生意才会找上对方,一切公事公办,在商言商。

    胃口太大,要求太多,人家下次喝酒不会再喊你。

    那时《三体》还没获奖,A老板说:“最近我看了一部大刘的小说,写得真是牛逼!”

    “是不是《三体》?”B老板问。

    “就是《三体》,”A老板说,“我看了20年科幻小说,真正能让我读一个通宵的,在中国就只有这部《三体》了?!?br />
    B老板笑道:“哈哈,我也是!”

    宋维扬并不怎么关注科幻文学,当时完全是懵逼的。这几个大老板以前也不聊科幻啊,怎么突然之间都看《三体》了,这小说真的有那么玄乎吗?

    酒席结束,宋维扬马上打电话让助理去买了一套《三体》,然后开开心心的看完。

    说实话,“黑暗森林法则”有很大漏洞,某些时候还给各种角色开弱智光环。但瑕不掩瑜,这部科幻小说确实牛逼,剧情发展让宋维扬完全猜不出来,一些东西还能带给他回味和思考。

    这种小说在中国真的不多见,太稀少了,吹得再凶也不为过。

    在宋维扬第一次创业失败的时候,《狼图腾》风靡一时,他还真信进去了,第二次创业莽着劲要打造狼性团队。但在实际操作中,宋维扬很快就明白,谁信《狼图腾》谁傻逼,信奉狼性文化的公司可能做得大,但别想做得久,早晚得死。

    《三体》就不同,里面隐含的偶然与必然、强大与弱小、全能与无知、生存与毁灭、天真与残酷等内容,能让宋维扬放下公司事务闭门思考。

    可以说,《三体》让上辈子的宋维扬补全了价值观。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作品在发表以后就不属于创作者了。

    大刘在写《三体》的时候,肯定没有想那么多,宋维扬在小说中读到的是另一个故事,一个只属于他自己的故事。

    ……

    “故事开始于1967年,叶文洁的妹妹死于武斗……”

    写小说和讲故事是不同的,原著里好几大段文字,被宋维扬直接浓缩成一句话。

    对于这部反复阅读了好几遍,并认真思考过的小说,宋维扬讲述起来非常熟练,完全没有丝毫停顿。

    刚开始,台下的学生以为这又是一个伤痕文学故事,直到叶文洁被带到红岸基地。

    然后,没了……

    宋维扬根本就没讲满20分钟,11分钟过去,他就笑着说:“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郭涛愣了愣,喊道:“继续讲??!”

    “暂时就到这里吧?!彼挝锼?。

    “不行,”郭涛抓住宋维扬的手腕,“你今天必须把故事讲完,哪有只说一半的??!”

    聂军也听得入迷,这家伙以前笃信气功,现在又被红岸基地吸引住,反正都属于那种比较神秘的玩意儿。他从另一边把宋维扬架?。骸霸俳步?,再讲讲,那个红岸基地是干什么的?军方用来联络外星人吗?”

    郭涛催促道:“再讲10分钟,你说了要讲满20分钟的!”

    “把故事讲完!”

    “快说??!”

    “叶文洁是不是遇到外星人了?”

    “……”

    全场的喊声此起彼伏,喊得宋维扬头皮发麻,他要是直接走人估计会被打死。

    “咳咳,”宋维扬清嗓子道,“那我就再讲几分钟?”

    “快说!”郭涛已经等不及了。

    宋维扬握着话筒,继续讲述:“三十八年后……”

    只说了几个字,相辉堂里一片死寂,随即就开始吵嚷起来。

    郭涛都忍不住来打断他:“说好的红岸基地呢?那个基地到底在给谁发信号,你倒是说清楚,怎么一下子就跳到38年以后了!”

    聂军道:“你别打岔,让老宋继续说?!?br />
    宋维扬笑道:“王淼被一个奇怪的组合找上门了,两个警察,两个军官。其中一个警察很让人讨厌,长得五大三粗,一脸横肉,衣服脏兮兮的,浑身烟味,说话还大嗓门……”

    这次连聂军都受不了啦,郁闷道:“叶文洁,叶文洁才是女主角,这个王淼是什么情况?”

    宋维扬根本不理会,继续说:“粗鲁警察拿出警官证,在确认王淼的身份后,直接叼着烟往屋里闯……”

    “一切的一切都导向这样一个结果:物理学从来就没有存在过,将来也不会存在?!?br />
    “王淼一闭上眼睛,这串倒计时数字就出现在他黑暗的视野中,犹如幽灵一般挥之不去?!?br />
    “这一夜持续了48年,第137号文明在严寒中毁灭了,该文明进化至战国层次……”

    叶文洁再次出现时,已经是个老妇人,宋维扬讲到这里便停下了。

    聂军浑身打了个冷战,神经兮兮道:“老宋,你这是科幻故事还是恐怖故事?听得我毛骨悚然??!”

    “就是,我背心都冒汗了!”郭涛附和道。

    不止这两位,整个相辉堂的学生们,都聚精会神的听着科幻,结果越听越往灵异方向发展。

    谁都没注意到,台下坐着一个年约40岁的女人,她津津有味听着故事,等到活动结束才突然走向宋维扬。

    这个女人叫杨潇,京城航空学院毕业,在《科幻文艺》即将倒闭的时候就任主编。上级主管部门不拨一分钱,科幻杂志又卖不出去,杨潇只能带着手下一起编写幼儿故事和中学物理图册,她亲自带领手下蹬三轮,把上万册图书运去一个个学校。

    就这样,《科幻文艺》杂志社活下来了,并改名为《科幻世界》。

    在杂志销量不满2000册,连坐飞机都没钱的时候,杨潇从京城出发,坐了八天八夜火车到达荷兰,她要去申请世界科幻协会的年会主办权!

    世界各国的科幻作家得知消息,被杨潇的精神深深折服,再加上她以东方神秘为主题发表申办演说,《科幻世界》竟以压倒性的优势赢得主办权。而当时,这份杂志不仅在国外没有名气,就连在中国都没几个人知道。

    到了2000年,《科幻世界》在杨潇手中,成为全球销量第一的科幻杂志。

    大刘是中国科幻界当之无愧的英雄,而杨潇,是中国科幻界的救世主!包括大刘在内,中国大部分的科幻作家,都是杨潇一手培养起来的。

    “宋同学你好,我是《科幻世界》主编杨潇?!毖钿焐斐鲇沂?,微笑着注视眼前这个年轻人。